博山| 循化| 乌拉特中旗| 保山| 甘谷| 瓮安| 嘉善| 海盐| 岚皋| 邹平| 郎溪| 隆化| 达州| 甘德| 大洼| 礼泉| 环江| 丹东| 武清| 获嘉| 偃师| 兴平| 平山| 铜陵县| 札达| 华亭| 东宁| 乌鲁木齐| 靖边| 什邡| 滁州| 本溪市| 京山| 扬州| 汉阴| 叶城| 塔城| 鹰潭| 乌兰察布| 普陀| 鹤庆| 长乐| 岑巩| 鹤峰| 师宗| 赤水| 磴口| 响水| 尼玛| 亚东| 安塞| 辽源| 龙海| 米林| 天长| 邛崃| 三河| 平果| 镇宁| 泗县| 内江| 丹江口| 襄樊| 蓝田| 法库| 遵义市| 电白| 都江堰| 若尔盖| 永登| 苍溪| 玉龙| 行唐| 景谷| 潼关| 蚌埠| 长安| 大安| 杭锦旗| 环县| 海晏| 合肥| 贡嘎| 云梦| 隆昌| 湘东| 东港| 青海| 湘潭县| 希财新金融-金融产品门户
?
?
当前位置:城市 > 城市聚焦 > 城市骄傲 > 正文

滩头手工抄纸:坚竹变柔宣(1/9)

保存图片 2018-02-25 15:41:44  作者:杨红军  来源:中华网城市  参与评论()人
滩头手工抄纸:坚竹变柔宣
上一张下一张
竹子要在小满节气里看下来,这时候竹子还比较嫩,适合造纸
图集详情:

2014年,滩头手工抄纸技艺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,自此,原本日渐没落的手工抄纸技艺开始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,从一棵棵高耸的山竹,到一张张可着墨的纸张,十几道工序让人们在惊叹于该项技艺的传奇的同时,也让手工抄纸没落的步伐慢了下来。

“这就是一门老人们传下来的手艺,现在其实也没有什么卵用。”隆回狮子村的村主任贺美华这样评价自己手里的这门手艺。如今已经是四个孩子爷爷的贺师傅经营者自己的手工抄纸作坊,作坊里的工人从二十来岁一直到年过七旬,在他们的手里,竹子经过泡料、煮料、洗料、晒白等10多道手工程序变成纸。焙干是造纸的最后一道工艺,焙干后的纸一刀刀齐好,一刀为100张,15刀为一捆,30刀为一担。一担担纸就这样被订货的人运出了山村,走进了大众的日常生活。目前手工抄纸主要用在写作材料和年画印刷等方面。

这次参观采访是在贺美华的弟弟贺美红手工作坊里进行的,现在村子里有三家这样的作坊,和家兄弟占了两家。据了解。上世纪中叶,滩头的纸作坊曾有2000余家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从事手工造纸的“抄纸匠”。但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受机械造纸技术的冲击,传统手工纸作坊大面积倒闭,手工抄纸匠们也纷纷转行,手工抄纸术濒临失传。

文/杨红军

摄/幸鹏



(砍下来的竹子经过在石灰水里至少50天的浸泡,里面的纤维就断了,方便利用)

(做好的纸要进行焙干)

(贺师傅在发酵池里捞池底的竹子,竹子被裁成一米长左右,容易浸泡)


(竹子最少要泡50天,长了可以放上一两年,都可以用)

(成摞的纸要用特殊工具一张张分离开来,在进行焙干)

(竹子要在小满节气里看下来,这时候竹子还比较嫩,适合造纸)

(经过浸泡的竹子,很容易就揉烂了)


分享到: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湘西守艺